全职杂食/曾用ID利笠/开学长弧

孙哲平X张佳乐《哎,上铺那个》

“我们毕业啦——”

每次复习完萨摩太太的文必须写篇读后感,惯例了。
上铺这篇是分了很多次断断续续补的,这也是第一篇我真正开始追的连载。每天盼着十二点,期盼着每天的孙哲平和张佳乐。

有些细节已经模糊不清了,但我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句话: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哪里,孙哲平永远会挡在张佳乐身前,张佳乐永远会挡在孙哲平身前。
这就够了,不是吗。

记得孙哲平张佳乐
记得北京大哥东北大哥
记得完美
记得会长副会长
记得上铺里的每一个人。

大一的时候班长和学委要去当兵了。整个分析101的人一起摸到了操场,在后半夜两三点钟,一边喝酒一边扯淡。
和会长较劲的副会长走了,临走之际他塞给了公会一大把材料。
老向出国了,但是整个502仍挂念着他,在凌晨给远在澳大利亚的他发报社图片过去。
大M公会和圣域公会都垮了,但他们带着留下来的老人,重新建立了公会。
那么,故事的最后,大四的他们都毕业了,但我们完全可以相信,他们仍在一起。

有人说,相聚是为了更好的离别。我们相聚了,可是在离别之际我们的心还是系在一起的,虽然嘴上不说,但我们还是在心里挂念着那些人。
这就够了。

北京大哥考研的那天,所有人都从四面八方赶来,风尘仆仆的只是为了送考。有些人就在北京,有些人在东北,还有些人,在澳大利亚。
他们过来了。他们来干什么?来支持自己的铁兄弟好哥们。

萨摩说,故事的结尾有些平淡。但每个人的大学生涯都是这样吧,平平凡凡,却印在每个人的心里。
80年代的珍贵回忆是校园一角的电话亭,那90年代呢。
电脑。

我们通过电脑联络感情。在一个小小的网游中认识了太多太多人,有的仅是点头之交,但有的,却肯为了你两肋插刀。

永远记得,那个点名只点张佳乐的BOSS。
永远记得,那年完美摸出的两个坐骑。
永远记得,那时两个公会掐架大M公会那群人挺身而出的样子。

永远记得,食堂的那个大鸡腿。
永远记得,502寝室的网吧四连座。
永远记得,老向最爱的芥菜饼。
永远记得,东北大哥女友的手工糖。
永远记得,被分析101逼到走投无路的辅导员。

那年军训。
安排场地的人脑子有病,把女生安排到最晒的场地。
“能让姑娘受这样的苦?”
于是他们龇牙咧嘴摸防晒霜的时候,便会觉得值得。

要走了。
“我怕我没有机会
和你说一声再见
也许明天
就永远见不到你
……”

“教官,再见!”

四年就这么过去了,我们干了很多事情。
我们也许对某些事无能为力,但我们年轻。我们敢做。

“妈的敢打我兄弟?”也许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很多人就这么上了。
为什么要闹这么凶,也许我们并不知道。
但是我们年轻。我们敢作敢当。

那么,再见啦,上铺那个。

评论
热度(9)
 

© 薄荷茶奶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