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杂食主吃all叶
雷叶蓝/叶橙,周叶无感
翔叶/喻王我的top

修真聊天群双白宋刷屏预警
曾用ID利笠

孙哲平X张佳乐《喂,隔壁的》

刚刚去复习了隔壁,我的天哪萨摩太太简直有毒,写的东西无论看几遍都会哭的像狗……

孙哲平和张佳乐已经认识了六个夏天。
一开始的特殊服务箭猪到后来切成两半的仙人掌天天开门的制作人到公会聚会到张佳乐调去上海再到他回来再到他去昆明然后他又回来了但是孙哲平也调去上海了。

“张佳乐你以前这里的网有毒啊。”

语无伦次,大冬天在湖边和张佳乐谈垂柳的诗意的文艺姑娘,你大爷啊我没大爷,两个两万和张小乐以及张佳乐的那些菜但是张佳乐没有“朋友妻不可欺”的人。
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点点滴滴细节构成了隔壁,我这个人最害怕回忆杀,因为我会哭死。

第一次公会聚会,他们去挤得要死的庙会,吃了三个小时发现落下会长了。

第二次,他们玩谁是卧底,一群人展示了贫乏的词汇量,然后一群傻逼合影,表情动作都像法海棒打鸳鸯似的。哦不,会长不是,会长是那棒。

然后孙哲平生日,张佳乐那个时候调走了,一大群人围着孙哲平,孙哲平理所当然问:“张佳乐呢。”没来。孙哲平自己心里面清楚。

第三次,他们去吃火锅,一大群打折券儿,那晚上他们看了个保留节目,孙二折爆锤张七折。

……这么看会长有点惨呢。
记忆没多清楚啦,时间轴错误请砍死我!

那个时候公司制作的手游看人流量决定命运,陆陆续续的有人走了,但是张佳乐和孙哲平没有。
“还没到最后一刻呢。”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就像张佳乐调走之后孙哲平还是会大声的吼一句,张佳乐油放在哪里!
没有回答。意料之中。

孙哲平和张佳乐怼过很多人,张佳乐的公会名称叫“优生优育焚化炉”,孙哲平的叫“一发入魂”。
群众永远是最操蛋的,他们把张佳乐说成了孙哲平相好,说成了孙哲平内人……

海洋馆和动物园。张佳乐的一只等身企鹅和一只半身企鹅。(?)

孙哲平和张佳乐在过年的时候,妄想用鞭炮嘣警车。

他们一起看球赛,但是路由器经常坏,张佳乐赌球,但是一个都赌不准,孙哲平和他反着赌,赢了一大笔。那个小区身体强壮的老年人居多,但只要有世界杯就会有一大批年轻人出来,跟雨后春笋似的。恨不得把他们揪了炒肉。
“用三个字告诉我!冠军是谁!”“德意志!”

张佳乐被警察罚了五百。但是看到孙哲平的脸,改成了两百。“下不为例。”

就这样闹闹嚷嚷的,孙哲平和张佳乐走过了六个夏天,身边的人有走有留,但是磕磕碰碰,他们终于并肩。
不知道在夏天的晚上孙哲平和张佳乐瞎唠嗑的时候,会不会一边扇着蒲扇一边提起六年前的二百九十八一晚。

就这样吧,挺好的。

评论
热度(1)
 

© 薄荷茶奶昔 | Powered by LOFTER